您的位置 : 儿宝阅读网 > 现情 > 重生七零,***之悔过

更新时间:2019-09-25 16:49:19

重生七零,***之悔过

重生七零,***之悔过 王昕凝 着

一点红传密图库 陆馨菲林宇恒 推理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吸血鬼小说 鸿蒙小说

小说角色名是陆馨菲林宇恒的名称叫《重生七零,***之悔过》,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王昕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重生两回都在科技不发达的七零年,陆馨菲觉着她自己是天生的倒霉蛋。不过在第二回,习惯了倒霉蛋生活的陆馨菲倒是绝地逢生了。虽然她还是重生到了别人身上,但不同点是,这回,她是重生在了小时候。等等,那个似曾相识的人儿是谁呢?让陆馨菲想想……

精彩章节试读:

窗外的阳光透过半拢半疏的窗帘偷偷的洒进来,长长窄窄,如一道亮堂堂的银纱,淼淼的铺在沙发上,似是在宁心静气的享受着屋中的静谧。

陪着银纱作伴的,还有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她的名字叫做陆馨菲。她蜷缩着身躯窝在沙发里,恬静舒缓的像是一只懒猫。

突然,窗帘的拉动声惊醒了陆馨菲,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眼前顿时闪过一片荧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挡了挡光线,便见到面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影矫健身姿挺拔修长,再往上看,便看到了一张男子的帅帅的刀削般的脸庞,很是养眼。

他,站在阳光下的这个男人,其实就是陆馨菲今世最爱的人。不是因为他那赏心悦目的容颜,也并不是因为他满腹的才华……

反正爱就是爱,不需要什么语言。

陆馨菲喜欢在他面前撒娇——所以,此刻的陆馨菲,口齿不清的低低呢喃了几句,而后侧了侧身子想要继续入梦。

帅气无敌的男人,正在呆呆的看着媚态万千的陆馨菲,愣了一愣,接着,男人偏开了脑袋,他的右手再次抬起,“唰唰……”窗子的另一半窗帘也被他给拉开并麻利的拢起。

入目之间,阳台上的花儿全部竞相开放着,贪婪的陶醉在阳光下。

虽然此刻窗外的风景用草长莺飞来形容尚且还早,但是这几天太阳真的特别暖。阳台上的花儿被塑钢玻璃给过滤了寒风,只留下熠熠的日光轻轻抚/慰与流/泻,再加上屋里空调的作用,故而花开的跟春天一样绚烂。

“馨菲,怎么又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笑意盈盈的男子蓦然欺近,而后,窝在沙发里娇/柔/万千的陆馨菲便感觉沙发忽的一沉,是男子不打招呼的坐在了她的旁边。长指伸出,男人在陆馨菲额头轻轻一弹,便把陆馨菲给弹得无法继续睡下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陆馨菲声音嘶哑,被窝腔浓重得很。

“……”这个问题太像是梦话,男人觉着自己不需要陪陆馨菲半梦半醒。

“唉……怎么越睡越是犯困……”陆馨菲轻叹一声,先是伸了个懒腰而后坐直了身体,再揉揉朦胧的眼睛。

“别揉,要肿了……”男人总算是无法再淡定下去了,他嗔怪着拉开了陆馨菲的手。

四目相对,男人的俊颜被放大,在他眼窝中,还溢满了宠溺与深情。身体前倾,蜻蜓点水的一个吻,印在了陆馨菲额头,言语温存:“下次我不回来,你就早点去睡,不要等我……”

心很暖。

但是,男人却不知道,刚从外面进来的他,就算已经把沾了一身霜气的大衣脱了下来,他的身上却仍是残留着寒流袭人的气息,也省的让人猜不到,此刻的屋外,其实是一片冰天雪地。

“林宇恒,你这个工作狂,又熬了整整一宿……”陆馨菲被吻得彻底清醒,记忆便如百川归海似的回笼,她一如往常河东狮吼般喊上了,光喊还不行,她一伸手霸道的抓住了林宇恒的头发,“生活习惯总是这样没有规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哎呀拿开你的小狐狸爪子,弄/疼/我了……”林宇恒的头/皮/都被揪/疼了,他连连哀嚎,但是底下的话,却令人啼笑皆非起来,“陆馨菲,你犯规了,你之前不是一直揪耳朵的吗?想要转移战线,就该提前跟本政府汇报一下才是啊……啊啊啊……”

“现在汇报也不晚,”陆馨菲不肯松手,她左右摇晃了几下,将林宇恒的脑袋给摇成了拨浪鼓,“林宇恒,你年前究竟理发了没?我刚刚才发现你的头发竟然长这么长了,抓起来都省力气。”

林宇恒这人实在是太忙了,忙的都忘记了,他老家农村还有一条人人必行的规定,那就是腊月月底时,一定要理理发洗洗头之类的。一是因为要图个吉利,因为新年新气象,新年需要从头到尾焕然一新。二是,从腊月二十九一直到正月初三,都是不允许理发不允许洗头洗澡的。

“陆馨菲,你给我松手……”林宇恒佯怒。

“成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让我松开你的头发,改揪耳朵呢吗?好说……难得你今天这样配合本领导……”陆馨菲嘴上这样调侃,但是动作不减反增,她摇的更欢。

“陆馨菲,看来这在老家过了个年,我又很久没修理你了,就把你给宠的无法无天了。”林宇恒动作敏捷的推开了陆馨菲的手,而后一个饿虎扑食的扑上去。

随之,在林宇恒的手指闲闲逗过的每一处地方,都留下了酥/麻/痒/的感觉,激起了陆馨菲不受控制的笑声,像是一群鸽子突然间被放飞。

“我不敢了,不敢了,林宇恒,你个浑蛋……”陆馨菲被挠的周身/上下/奇痒难耐,她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也不知道是该求饶还是骂人。

“没有一点诚意,让我无法说服自己放了你。”林宇恒装作义正辞严,军人出身的他,在面无表情时,哪怕是故意伪装出来的,也是入木三分的。

林宇恒闹的入兴,索性更进一步……

“这大白天的,而且窗子都是透明的……”陆馨菲欲拒还迎了一会儿,却突然缩后一段距离,她冲着窗子努了努嘴。

是啊,窗子是透明的,外面的亭台楼阁尽收眼底。

两抹红霞飞上了陆馨菲的双颊……

林宇恒会意,早知道他刚才就不该手快的拉开窗帘,这会子,竟然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矛盾的工作,他还得起身将已经收拢好的窗帘放开,再次一幕一幕的拉上,隐去了远处高楼大厦的影子,也把阳光拒之窗外。

屋里很快暗淡了下来,雪白的墙壁在暗影中显得更加雪白,但是还有几缕阳光不甘寂寞,硬/是/从两边窗帘衔接的缝隙处溜了进来,只为窥一窥屋中的旖旎风光。

林宇恒还真有情调,他打开了间隔在屋顶的三十六个小彩色灯,把屋子给映的五光十色的。

“馨菲,我们要个孩子吧,在部队时想要孩子,你说聚少离多不想让孩子打扰到我们的幸福。现在,我们的生活都安定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了……”林宇恒低语着,温/热的气息扫过陆馨菲耳畔。其实这些话,林宇恒早就想说了。

动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借着彩色的灯光,两个人的影子和起起伏伏的画面都投入到了窗帘上,显得影影绰绰……

腊月二十八时,陆馨菲和林宇恒是去林宇恒的老家过年的。

其实按照陆馨菲的意思,很是不想去林宇恒老家过年。

但是架不住农村人封建保守,林宇恒怕自己和媳妇儿过年都不回家孝敬老人和祭拜祖先,他们俩的形象定是会被淹没到村里人日以继夜的无情的口水中,所以愣是好话说尽的哄着陆馨菲陪他回家过完了年。

一大家子人在一起过年,相当于身边多了一个连的眼线,林宇恒想要和陆馨菲亲热一下,都苦于找不到机会。

林宇恒知道陆馨菲不喜欢他的父亲母亲,因为农村的老人待人苛刻,总是想当然的支使着陆馨菲做饭洗碗和做一些粗活。

陆馨菲虽然出身贫寒,但却是天生的城里人,身子娇贵着呢。况且,自打陆馨菲十三岁起,就开始给杂志社写稿子,也是赚了不少外快的,因为她的学费不再麻烦奶奶和姑妈给她交付,所以奶奶不再责骂她干活太笨,姑妈不再训斥她白吃白住。

也是从那时候起,陆馨菲便不再被艰难困苦所折磨。

如果陆馨菲在读大学时了悟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两个人结婚后,自己就要学会讨好对方的家庭成员,自己就要被对方的家庭成员限制了人生自由和生活习惯,说不定她那时候也就不会被林宇恒的执着追求所打动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已经无路可退,她只能学会慢慢适应。

所以在被婆婆指手画脚的时候,陆馨菲任凭有一百个不情愿,看在林宇恒的面子上,也不能表示拒绝。

人生最讨厌的事就是近亲远亲近邻远邻总是将陆馨菲给围的水泄不通,一个个七嘴八舌,说三道四。

更有有威望者,还上前亲热的拉住陆馨菲的手,絮絮叨叨唾沫横飞,边打听陆馨菲的肚子有没有声响,边在众目睽睽之下教给陆馨菲一些御夫秘诀。

好不容易熬到过完了年,林宇恒急着忙业务,所以在前天(大年初六时),愣是不顾家人阻挠,带着爱妻陆馨菲回到了开发区他们俩独立的家里,也就是这幢温暖的小别墅。这时候,陆馨菲才如释重负。

陆馨菲这两天宅在家里懒得出去,再加上她在农村做活时,实在是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她只能好好修养几天。

静静地呆在有空调的屋子里,看着落地窗外面五颜六色的梅花和旱莲以及茑萝之类的小花,顺便写几篇稿子投进杂志社,这种感觉才叫悠闲惬意。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爱人
  • 第二章 要不要孩子
  • 第三章 重生七零
  • 第四章 如此家庭
  • 第五章 愚昧
  • 第六章 纷扰
  • 第八章 一些温馨
  • 第十章 教育
  • 第十一章 不想剥夺
  • 第十二章 说服
  • 第十三章 悲催的孩子妈
  • 第十四章 麻烦你了
  • 第十六章 跟孩子怄气
  • 第十七章 世故
  • 第十八章 分歧
  • 第十九章 夸奖
  • 第二十章 审问

猜你喜欢

  1. 推理小说
  2. 幽默搞笑小说
  3. 吸血鬼小说
  4. 鸿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阿苏文学

回复重生七零,***之悔过或者回复书号46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