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儿宝阅读网 > 穿越 > 无良帝师,我的徒弟是暴君

更新时间:2019-09-24 19:50:59

无良帝师,我的徒弟是暴君

无良帝师,我的徒弟是暴君 小咖喱黄不辣 着

一点红传密图库 黛琦杨广 宫斗小说 冤家小说 军婚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黛琦杨广是名称字叫《无良帝师,我的徒弟是暴君》里的主角,这本书的作者是小咖喱黄不辣,小说主要讲的是考古有风险,外出需谨慎。黛琦用她的血泪教训验证了这个道理。更悲催的是,前一秒刚死于非命,后一秒就被某无良系统趁火打劫坑到南北朝,就此踏上掰正历史知名暴君隋炀帝三观的不归路。多年后,二人闲谈回忆。黛琦:其实一开始它跟我谈重生,我是拒绝的;又跟我谈钱,我也没同意;最后告诉我任务对象是你……我说行!杨广:“……”半架空隋朝,强强联合神展开的另类帝王成长日常~伪师徒,女主武力值爆表+智商担当,男主...

精彩章节试读:

满目琳琅雕画栋,玉龙飞起烟云重。
华丽的马车于官道上疾驰,雄伟的长安城已近在眼前。
车内雾觳空蒙,茶香缭绕。矮几前,盘坐着一名宽袍广袖的中年男子,墨发自然垂下,脸型瘦长,兼目若星辰眉似剑,上唇一抹青须,十分仙风道骨。
此人便是魔门苍穹宫的掌教九重城。
九重城轻拈茶杯,细品一口,觉水温尚可,便猛然朝着旁边一泼。
茶水准确无误的泼在了一旁四仰八叉毫无睡相的黛琦脸上,泼乱了她精致的发型。
“啊!”黛琦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大有垂死病中惊坐起之势。
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她怒气冲天,“你个老王八又发什么疯?是不是拔牙把脑子也拔坏了?”
作势便要起身去打,奈何同样宽大的汉服又将她矮小的身子绊了一下,一个跟头栽在了九重城跟前,脸还是朝下的。
黛琦:“……”妈的,日常想弑师是怎么回事儿。
九重城又斟了一杯茶,慢条斯理的品着:“快入城了,理理仪容,莫在宫中丢了魔门的脸面。”
他这个徒弟端着的时候,外表还是很有欺骗性的,就一朵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任谁见了都不得不赞叹一声“笼烟仙子”。
——黛琦小名笼烟,嗯,九重城起的,都说贱名好养活,魔尊大人起这名的初衷到底如何也只有他本人知晓了。
用黛琦的话说就是,故作高深,不知道当时抽的什么风。
事实上她也白瞎了这名,内里就是个懒到酱油瓶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烂泥。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本就读于名牌大学考古系的黛琦就是个整天宅寝室的佛系“大学僧”,吃饭都懒到靠外卖补给。
难得因为考古任务不得不出趟远门,特么就被雪压断的树枝给砸死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某个辣鸡系统突然就出现,以任务为名把她弄到这里来了……
此时一听要入城,黛琦立马回神,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先用内力瞬息烘干了身上的水渍,然后随身摸出了一把梳子和一柄铜镜,漫不经心的梳妆打扮起来。
明明才年仅十岁,便已具备了非凡的风仪,正应了那句金玉其外。
待马车驶入城中,莫说普通百姓,连官兵也自觉退避三舍。
当今天下,道门、沙门尽皆没落,道士、沙弥因先帝之故皆被强令还俗,而魔门却趁机崛起,如日中天,甚至被先帝封为北周国教,颇受倚仗。
新帝宇文赟(yūn)早已派了使者在城门等候迎接。
马车停下,九重城自车中走下,黛琦随后。
“老夫奉官家之命迎候魔尊。”当先一人上前朗声道。
黛琦看过去时,心道好家伙,这新帝果真给足了面子,居然派了自己老丈人随国公普六茹坚来。
来人身形高大,面容英俊且威严,美髯青须,放在现代妥妥也是国民大叔一枚。他乃是汉太尉杨震的十四世孙,其父杨忠因随周太祖关西起兵,被赐鲜卑姓氏普六茹。现在叫普六茹坚是没错啦,但另一个身份可就厉害了——隋文帝杨坚。
“随国公亲自来迎,真是折煞本尊了。”
不管黛琦这厢如何腹诽,九重城不忘客套。
“魔尊此言真叫老夫无地自容。”普六茹坚摇头,又向黛琦打了个招呼,“少主也来了。”
站在魔尊身旁的黛琦一向生人勿近,即便面对随国公也不假辞色,只冷淡的点了点头。
世人皆知少主黛琦乃魔尊九重城捡回的孤儿,自幼得魔尊亲传,天资卓绝、性冷如霜,年仅十岁便已是先天高手。
实乃百年不遇的奇才。既然是天才,有些许奇怪的性子也是正常的嘛,普六茹坚自然表示理解。
他面色不改,从容相邀:“魔尊与少主且随老夫入宫。”
“随国公请。”九重城礼数周全。
宇文赟此时却正与美人嬉戏,听得宫人通报魔尊已抵达宫中,饶是他再好美色,也晓得轻重,立即舍了美人赶去前殿接见九重城。
“国师远道而来,辛苦了。”他也是个很会做表面功夫的人,一见面就托着九重城的手臂嘘寒问暖。
“劳圣人担忧。”面对着衣冠还有些不整的年轻天子,和他带有的浓重脂粉味道,九重城并不在意,微微颔首,礼节上无可挑剔,“先帝溘然而逝,天不假年,老臣心中亦悲痛不自胜,然还望圣人节哀,这江山还需圣人坐镇。”
“国师所言甚是,寡人谨记在心。”宇文赟听完连连点头,谦逊不已,却即刻转头看向九重城身旁的黛琦,“一转眼笼烟已长得如此标致了,可还记得赟哥哥?”
黛琦冷漠脸:“……嗯。”
心里早已骂开了花,这史书所载的周宣帝宇文赟着实是个奇葩,自家老爹昨天刚死,今天就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脸上也不见任何悲痛——听说昨天他还指着宇文邕的棺材骂“死的太晚了”呢。
以及九重城这睁眼说瞎话的能耐她也是很服气的。
“随国公辛苦了,且先回去歇息吧。”宇文赟抬眼见老丈人还立在一旁,开口却是逐客令。
普六茹坚也很知情知趣,当即告退离去了。
殿中只留下了宇文赟和九重城、黛琦三人。
“国师、笼烟,快坐。”
三人便席地而坐,宇文赟居上首。
“国师能亲临登基大典,寡人心中甚是感激。”宇文赟将姿态放得很低。
先帝宇文邕在世之时,对他的管教十分严格,甚至到了派人随时监视他言行的地步。宇文赟忍辱负重,终于靠着年龄优势一举熬死了老爹。
可以说是一朝放飞自我,在宇文邕刚死之时就极尽荒唐之能事。但对九重城这个魔门首座、当朝国师却不敢得罪半分。只因他荒唐归荒唐,却也十分清楚这尊大神得罪不起。相反,若是能得到九重城的拥护,那他就更加可以肆无忌惮、高枕无忧。
汉末之后,朝廷愈发积弱,更兼东晋消极避世、偏安一隅,朝廷的威望彻底衰败。五胡乱华,天下分崩离析,南北对立。
此消彼长,朝廷弱则江湖强。道门、沙门、魔门、儒门争相并起,大放异彩。
而因先帝之故,北周境内再无佛、道,魔门一家独大。儒门也只能退居其次,供朝廷驱使却无能揽权。
与之相反的是,南陈那边却是儒释道三家并进,魔门反而默默无名。
如今江湖门派武学正是上承上古春秋,下启隋唐宋元一代的时候,变化万千,诡异高深,更有玄学大兴,鬼神莫测之能。一代宗师高手,便可抵千军万马,着实不可小觑。
这也是先帝和新帝都如此倚重九重城的原因。
“先帝对老臣有知遇之恩,如今先帝驾鹤西去,老臣自当尽心辅佐圣人,以报君恩。”九重城谦卑道。
“国师赤诚。”宇文赟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而后才说出了他大费周章的真实目的,“想来国师也听说了,那南朝陈顼(xū)派了左丘离、如慧和王鼐(nài)前来长安。名为贺寡人登基,只怕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寡人甚是忧虑啊。这三人俱为当世宗师,若意欲对寡人不利,寡人该当如何?”
宇文赟口中三人不仅是南陈道门、佛门和儒门的领袖,也是与九重城齐名的宗师高手。
“左丘离虽为道门领袖,却是小家行事;如慧禅根不净,好名逐利,何足为虑?而王鼐文不比其兄王鼒(zī),武不如左丘、如慧。圣人如此忧虑,实属不必。”九重城三两句便打消了宇文赟的顾虑。
五胡乱华之后,门阀士族仓皇渡江南逃。其中便包括王谢这样的大世家,而王鼐、王鼒便是后来的会稽山阴王氏一支。其祖上辉煌之时,曾有“王与马共天下”之说。
王鼐是儒门天文书院的掌门,王鼒则是山阴王氏的现任家主。
“听国师一语,寡人豁然开朗啊。”宇文赟闻言欣喜不已。
放下了心中大石,他转而对一旁的黛琦献起殷勤:“笼烟可是觉得无趣了?不如跟着赟哥哥去后宫玩玩?”
黛琦:“……”玩个鸡啊,去后宫玩你小老婆吗?
真是没见过这种奇葩。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001章 真是没见过这种奇葩
  • 第003章 哦,老狗
  • 第004章 别不自信嘛
  • 第005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 第007章 人生忽然好黑暗啊
  • 第008章 好气哦
  • 第009章 壕无人性
  • 第010章 你是老大,你说的都对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军婚小说
  4. 男扮女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无良帝师,我的徒弟是暴君或者回复书号115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