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儿宝阅读网 > 灵异 > 白龙出马仙

更新时间:2019-09-24 09:17:32

白龙出马仙

白龙出马仙 奇龙莫闲 着

一点红传密图库 戴雨赵瞅瞅 电影小说 洪荒小说 报复小说 exo小说

《白龙出马仙》是由作者奇龙莫闲创作的悬疑推理类小说,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白龙出马仙精选内容推荐:破七关,遭横祸,祭血婴,炼尸油,一连串消失多年的秘术重重浮现,一宗宗悬疑诡异的事件,在我的旅途中慢慢来临……那一盏人皮灯笼,囚禁的,是我回不去的青春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戴雨,听家人告诉我,我出生的那一天,整个襄平城电闪雷鸣的暴雨连绵,传闻襄平城已经几十年没有遇见这么大的暴雨,随后就发了洪水,把家里的地都给淹了。

在我出生的前几天,我的爷爷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白龙落到我家屋顶上,这时候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不认识的人,对我爷爷说:"你要抱孙子了",

醒来后,我爷爷也没理会,因为医院已经诊断为女孩何况这毕竟是个梦而已。

结果,几天后我顺利出生的我,果然是个男孩,老爷子乐的合不拢嘴,大概因为我出生的时候遇见襄平城百年一见的汛情,所以我给我取了单名一个雨字。

那几年,我爹在山东打工,自打我出生以后,我爹的事业就开始蒸蒸日上,当了马匣子队队长,也就是包工头,几年时间就挣了不少钱,最后自己办了厂子。

许多人都说,是我为我们家带来了好运,然而我的降临为家中带来的,却不仅仅是好运,还有很多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怪事。

事情要从我5岁那年说起,那一天是我姥爷的祭日,我妈带着我去我姥爷的坟前祭拜,姥爷生前香火旺盛,所以每年的这一天都有几十口子人聚在一起祭奠姥爷。

当时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一面烧纸一面哀悼,家里的女人们,也包括我的母亲还忍不住的哭出声,就在这是一生清脆的耳光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哭声也戛然而止。

"哭啥啊,我姥爷那不是在那坐着呢么",所有人全都愣住了,5岁的我给了我妈一个耳光,然后说了这番话。

"这孩子是咋了,胡说八道啥呢",我妈赶紧大声训斥我。

"我没胡说,我姥爷就是在那坐着呢么,还冲我笑呢"。

"在胡说信不信我揍你,你都没见过你姥爷"。

"我本来就是看见了,姥爷就在那坐着,那肯定是我姥爷",我哭着和我妈顶嘴。

我和母亲这一番对话下来,我那些舅舅和姨们都认为我是中了邪,被什么东西给魇着了,跪在坟头前一干人等全都围了过来,我只记有的大声问我看见啥了,也有人大声喊我的名字,母亲则是使劲的抓着我的肩膀把我幼小的身体晃来晃去。

虽然我被众人吓哭了,但是我的口径始终如一,并且还指了方向给他们看,所以有的家人除了怀疑,心里也同时都带着点害怕,随即母亲赶紧拉着我上车就回家,从此以后,我姥爷的祭日,母亲就再也不许我同去了。

给老爷上坟的事儿过去后,家里人也都绝口不再提那天我的情况,时光飞快,转眼我上了小学,记着那一年我读2年级,9岁……

"奶,我回来了",放学后我来到我奶家,刚进院就听见屋里大伯大娘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妈!"

"妈你咋了""妈你别吓唬我俩",大娘带着哭腔颤抖地问。

听见喊声的我赶忙进屋,映入眼帘的一切让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下意识的一只脚就退出了门外。已经卧病在床10年的奶奶,竟然站起来了,而且还顺着炕沿来回跑,从东边跑到西边,又从西边跑到东边,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大声嚷嚷着吓人的嗑。

"我骑白马,上天山,喝仙水!我骑白马,上天山,喝仙水!"

就这样,我站在门口,大伯大娘依然吓得六神无主,奶奶折腾了能有十多分钟,最后好像是力气用完了一样,普噗通一下又倒在抗上,恢复了原来的病态。

我大伯大娘那年不到40岁,40岁之前是坚决的无神论者,不论谁和他们提起神仙鬼怪,都会遭到夫妻二人的嘲笑和嗤之以鼻,并一定要加以教育劝说,杜绝封建迷信思想。

我奶奶这次的事情,似乎彻底的改变了夫妻二人的无神论,从此他们不再对神明不敬,不再嘲笑那些佛道修行者,而且慢慢的,遇见什么事也会尝试着去请看事先生了。

当我奶奶倒下以后,我们马上就打电话找了大夫过来就诊。

"大夫,我妈这到底是咋回事",我大伯一脸焦急地望着给我奶奶检查的大夫,并从兜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往大夫手里塞,这大夫却把我大伯握着钱的手推了回来。

"作为大夫,我不怀疑你们对老人的关心,但是,你说老太太满地跑,这就太荒唐了,不可能的事",大夫推了推鼻梁上的二饼。

"有啥不可能的,我编这瞎话糊弄你干啥,当时我和我媳妇,还有我侄子都瞅见了",大伯明显是有点急,是不?我大伯望着我,我连忙跟着点头。

"我就信科学,你家老太太的身体双腿肌肉已经萎缩,根本不可能站起来,更别说满地跑,要是真站起来,那就真是医学奇迹了"。

"行了我检查完了,老太太没什么大事,有事再给打电话,给我个车钱就行",大夫收拾收拾听诊器等物件,拎着兜子就走了。

这件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亲人们都轮流往我奶奶这跑,生怕老太太要是再犯病,磕着碰着,她那老胳膊老腿经受不起折腾。然而从那次以后,一直到我奶奶离开我们,都没有再发生过这样的事,只是隔三差五依然会说一些吓人的,神叨叨的话。

除了我的家人,我自己身上也是发生了不少骇人听闻的事。

印象最深的,也就是我奶奶那件事之后不久,我有一天自己去大坝上捡石头子往水里扔着玩。

"小孩,想不想要好东西",一个陌生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站在我跟前,比我高出很多,由于阳光太刺眼,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吸引我的并不是他,而是他口中的'好东西',因为所有小孩都是贪心的。

"想",我一脸怀疑的回答了他。

"从这往前走一百步,有一个灰色的小布包,里头都是金银财宝,你能找到,就是你的了"这个人指着我身后的方向,说完话就回头走了,我回头望了一眼,当我在转过头来问具体在哪的时候,这人已经不见了,于是我就冲着他指的方向去找小布包。

当时年纪小,如果再大那么几岁,我肯定就会害怕,方圆几里地除了这个大坝,空空如也,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走出我的视线。

我顺着这个方向一直找,几乎没费力就找到这个小布包,灰色的布,用手摸上去冰凉凉的,外面用草绳结结实实缠了好多扣。

"啥宝贝藏这么严实",开心的我一边嘀咕着一边解开绳子,根本也顾不上这个布包竟然已经把我抱着它的那条胳膊,冰得都快失去了直觉。当我打开布包,我一下子就把它仍了出去,然后哭着就往家里跑。

包里TM的根本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而是一个鲜血淋漓的死孩子。

到家以后我一直哭,晚上睡觉也会做恶梦,梦里一个孩总是来找我,每次都是在哭嚎中惊醒,最后我爹实在看不下去了,找了看事的师傅过来看,师傅看了我的八字以后,留下两句话就走了,我爸给他的看事钱,他死活也没要,不过直到今天我也忘不了那两句话。

"戴雨命中带些东西,所见之物皆是缘分,至于今天的死小孩,不必担心,是过路野鬼跟他开了个玩笑。"

话说这师傅回头离去之时,母亲一直在后边追问,为啥野鬼单单就吓唬我了,师傅留下了第二句话:"时候到了自然知道,七关未破"。

师傅走后,爸妈陷入思考,我所看见的东西又是否有关联,野鬼又为什么偏偏和我开玩笑,七关未破又是什么意思,而我身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伴随着一些列的各种怪事,浑浑噩噩的到了2005年,在这期间,我念完了初中就不想念了,因为我觉着雨哥实在不是读书的料,小学五年级买了一根铅笔一块橡皮,一直用到初三退学,还有一大截在我家抽屉里放着呢。

退学以后,雨哥就每天打魔兽,看光盘,偶尔问爹妈要点钱去爬爬山,那几年也爬了不少的名岳山川,比如说千山、峨眉山、泰山。

说起泰山,那是雨哥印象最深的一次,在泰山上,人们所说的的灵异事件,就发生在了我自己的身上,而且,那件事,可以说是影响我很久,甚至说预示了我的一生……。

05年我二十岁,随父亲在山东,那段时间经常去泰山蹬山,主要原因是泰山上的美女太多了,雨哥每次去蹬山,都是万千美女给了雨哥力量,所以每一次都是一口气从山脚爬到山顶。

"怎么才3点",我揉着眼睛看了看手机,昨天打游戏打到凌晨1点才睡觉,今天竟然这个点儿就醒了,这也太不符合雨哥的风格了。

我百般无聊的躺在床上,想着如何打发时间,突然灵机一动。

"对了,去泰山看美女,今儿天气贼好,肯定穿裙子的特别多"

说时迟那时快,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仁不让的速度穿上衣服,洗了把脸,开着我爸的破车就去了泰山。

我们住的地方离泰山也就40公里,开车也就半个小时,所以不到4点我就到了山脚下。

"来瓶矿泉水,小妹儿",我猥琐的冲着食杂店的售货员满脸堆笑,她一脸厌恶的把水递给我。付了钱,我就开始往从山脚往上爬,每路过一个神殿,雨哥都会进去拜一拜,求个平安。

其实求平安是次要,主要的是这些神殿里的小妹妹不是一般的多啊,多少妙龄少女来泰山都是为了求神拜佛看姻缘,所以神殿庙宇的门口,是各年龄段女子最常出没之地,也是雨哥大饱眼福最佳场所。

不知不觉已经快走到山顶,拜过了大半神殿,看了无数美女,我这点体力消耗的也差不多了,毕竟昨天就睡了2个小时,于是我在台阶上随便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开始一边喝水一边看美女,就在我喝光了最后一口娃哈哈矿泉水的时候,怪事就这毫无征兆地来了。

话说我喝完水,突然就觉得自己就困了,而且是困得不行那种,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还流着眼泪,我甚至感觉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昨晚上早点睡好了",我自言自语,但是过了一会我就发现,这并不是我想睡觉那么简单,因为我么一段时间,这哈欠就没停下来过,眼泪也不停地溜,口水已经淌到我衣服上了,莫不成是哪个看我不顺眼我下了药?还是雨哥TM的年纪轻轻就得了脑血栓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我发现肢体已经不受控制,我想站起来却用不上力气,我想擦擦眼泪,手却抬不起来,最可怕的是,我的嘴开始不受大脑控制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KonokomodokoxinaHeinokomodo,SinokomodokoxinaHanocomodo….."。

我清晰的看见我周围的很多人都围了上来,对着我指指点点,就像TM看见了猴子是的,后来我也清楚的听见他们口中说出的话。

"这小伙子中邪了吧"

"哪啊这应该是练外语呢"

"不对,你看他在哭,在流口水"

"这是不是山里妖怪出来祸害人了,要不就是羊角风犯病了"

我已经有点害怕了,想大声喊谁能救救我,别TM光看热闹了,但是他们听见的只能是一串乱码似的胡言乱语,或比较好奇靠近看我,或者因为害怕躲得远远的。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有5分钟,我发现我终于恢复了直觉,手脚也恢复了支配,我连忙用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水,究竟是眼泪还是汗水还是口水我也管不了了,跑到一边,用手扶着一棵树喘着粗气,我根本就不敢回忆刚刚这些人的眼神,也不敢去猜测这究竟是咋回事。

"既然来了,抗拒无用,接受吧",一个胡子茬凌乱老头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扫了他一眼,发现他实在猥琐的不能再猥琐,尤其是他的头发,头顶是秃的,只有后脑勺周边有一圈头发,根本就是个'光明顶'。

"啥意思,关你屁事,离……离我远点",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应付着光明顶。

"小孩,有的东西你想赶也赶不走啊"光明顶气定神闲的说。

"然后呢,还有啥,有话一起说,有屁一起放"我没好气的对光明顶说道。

"该留的你也留不住,比如……比如说你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光明顶满脸堆笑的看着我。

"给你,哪两块哪待着去,滚滚滚"说罢我起身,气也缓的差不多了,就准备下山,结果我没走两步,身后响起了光明顶的声音。

"Gusaxiguluxidei,gusaxihanihesei….",虽然这老东西和我刚才失控时说的话肯定不是一样的,但是我竟然神奇地觉得他其实是向我传达某种信息,可是,这信息雨哥听不懂。

"你什么意思,在这学我说话呢是吧,找茬呗",我很好地用愤怒和无理遮了我对那未知语言深深的恐惧。

"小伙儿,七关未破,谢谢你的矿泉水瓶",说完了光明顶拿着一个破麻袋就进山了,回过头看我自己,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站在原地,脑袋里重复着那句"七关未破,七关未破",十年前我也听算命先生对我过这句话,为什么会再次听到,这到底和这些年遇见的这些事儿,有什么样的联系。当我回过神,光明顶已经不知道走哪去了……

不久后,我才知道,我失控嘴里说的那些话,有一个名字,叫'上方语',也叫,仙家话。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电影小说
  2. 洪荒小说
  3. 报复小说
  4. exo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白龙出马仙或者回复书号3217 阅读全文

×